欢迎进入热购彩票首页官网!

冲破“养老”思维局限是启动银发消费的前提条件
冲破“养老”思维局限是启动银发消费的前提条件
浏览:136 发布日期:2019-05-06

  业内人士一般把2013年作为养老政策的分水岭,之前政府主导,以事业化发展为主,2013年之后,养老产业化进程开始发力,市场成为养老服务重要供给力量。从2013年至今,大企业、大资本对养老产业进行了战略布局,在区域市场维度出现了龙头企业和领军企业,但中国养老产业集中度依然非常低,排名前20位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不到3%,对于多业态并存的养老产业走出可持续商业模式的也只有医养结合。据民政部2015年1月的公开数据,50%以上的民办养老机构收支只能持平,40%的民办养老机构长年处于亏损状态,能盈利的不足9%。从供需匹配来看,中国的养老市场并不乐观,全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15.5万个,老龄事业单位1600个,2017年养老床位合计744.8万张,其中社区和日间照料床位338.5万张。根据2017年中国民政统计年鉴数据推算,全国养老床位入住率为44.8%,其中城市养老机构入住率为50%,农村养老机构入住率为63%,社区养老设施入住率只有33%。一方面是养老床位的大量空置,这说明供给大于需求,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少“一床难求”排队等养老床位的事,另外,从微观个体需求端频频出现需求和供给难以匹配的抱怨。政府也在民生和加快供给侧改革的视角上不断释放资源,加速养老服务资源的供给,养老产业到底有没有市场机会?还是机会窗口没有来临?

  人口老龄化是世界性的人口结构变化。世界上最早进入老龄社会的是欧洲,陆续地包括日本、美国等发达国家。从全球发展格局来看,老龄化对欧洲的相对衰落和日本的挑战都非常明显。在消费成为经济支撑的时代,为适应老龄化挑战,退休养老、社会福利、社会服务等制度日益完备,年轻消费者的消费在当期和远期之间重新配置,政府预算在发展和公平保障之间重新配置,老年人消费在生活和医疗之间重新配置,这三个重新配置对生产、储蓄、投资和消费都有影响。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认识到,养老的消费不是新增消费,是消费的重新配置,就微观来讲,一个人的消费可支付能力是固定的,要看病、要住养老院就要挤占其他的生活休闲消费。

  2018年养老产业参与者逐渐认清产业现状,以活力老人为主要客户群体,提供精神文化类产品的企业逐步在市场中销声匿迹。而以“刚性人群的刚性需求”即以半失能失智、失能失智老年群体为主要客户群体的企业获得了一定的发展。医养结合是刚需,80岁以上身体衰弱,需要生活照料的老人是机构养老的主要客户群体,这些都是刚需。如果冷静下来,我们要反思一下,这是养老产业的蛋糕,还是医疗产业的市场呢?全球医疗服务收入的重头来自老人,如果是算成新增养老需求,实际医疗服务的收入就会下降,或者重复计算。

  中国有一个巨量的消费市场,市场是一个整体,包括长者市场。判断银发市场的规模要判断因为年龄特征形成的新的消费需求、增量及年龄特征引发的消费偏好调整形成的消费结构调整,如年轻时会喜欢看现场演出,年龄大了这种需求会减少。年轻人消费更注重便利快捷,年龄大了更注重健康养生。银发消费首先是结构调整,不一定产生消费增量,因为老年收入减少后消费意愿也会响应调整,消费是收入的函数,是收入提升形成了养老服务需求,单纯以年龄估算养老需求市场规模是不科学的。如果从消费的视角看,“老”产生逆向选择,“养”伤害产业根基,养老产业肯定做不大。为什么?第一,当今消费已经多次迭代,功能化、产品化消费占比很低,附加值也很低,消费从本质上已经成为个人社会实现的一个展示窗口,或自我实现的一条路径,老年人天然敏感,他们要消费的是开心、自由、珍惜、爱,即使身体状况不佳,他们可以自嘲,但也本能抵触那些非正能量的标签,所以活力老人的市场模型受到挑战就不奇怪了。活力就是不老,不老何必专门去老人区消费呢?第二,60岁的老龄标尺和时代的发展严重脱节了。美国人67岁才退休,日本在研究终身工作制度,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均寿命69岁,现在是77岁,寿命长健康状况好,医疗保健知识普及,一批有消费能力、有保障、有时间的人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领域,他们不是弱者,他们是消费者,也是建设者,如果挖掘出他们的共同幸福点,增量的产业市场才会出现。每一个幸福点都是一个大市场,市场是多元的,多样的,交织的,互动的,生态的,向人均1万美元前进,需求也在演进,满足基本功能的消费市场已经成熟或饱和,只有更贴近消费者真实消费意愿、满足消费痛点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打开市场。特别是养老服务,把老人当成弱者的同情,其实含有一种想当然的道义歧视,养老服务需从同情走向同理,才能构建新的市场基础。当然,品质低劣和高高在上的商业模式都走不通,切实提升服务质量,用心服务是必须条件。

  曾红颖

  冲破“养老”思维局限是启动银发消费的前提条件

 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统计数据,2018年底我国老年人口已达2.49亿,占总人口的17.9%。我国将在2020年前后迎来老龄人口进一步快速增长阶段,2025年,中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,2040年突破4亿,2050年将达到峰值的4.7亿左右。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摆在眼前,但从事养老的投资者、企业家、甚至从业人员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收益。未来一定有一个爆发的养老市场吗?为什么如此庞大的人群还没有形成银发消费潮呢?

  让我们困惑的是2.49亿人每天在市场上交易、交换、购买他们需要的服务,但是大部分悄无声息,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低调,让我们拿着“养老“的标签无处贴。细思极恐,我们用标签贴过2.8亿农民工,6000万留守儿童。百万失独家庭,但是人老成精,2.49亿的老人化整为零,消失在我们视野中。